本站搜索
澳门皇冠体育|国内要闻 澳门皇冠体育赌场|本地要闻 澳门皇冠体育官网|精彩点击 澳门皇冠体育游戏|专题新闻 澳门皇冠体育游戏网|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澳门皇冠体育在线|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澳门皇冠体育在线大全|日报头条号 澳门皇冠体育在线官网|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月季的风韵

来源:绥化日报 2019-11-12 09:20:28 字体:

段金林

  一天,朋友约我去花园小区赏花,因为在这之前我知道,花园小区只零星的有几朵花,还不是名花,会有什么花可赏啊!花园无花,只是起了这个名称罢了。小区前后排列着三栋高楼,每栋楼间隔百米,中间有宽敞的空地,居民争着抢着在空地种些豆角、茄子、辣椒等应时蔬菜,为争抢“领地”,还曾打得不可开交。

  后来小区住进八旬老人赵得刚。他退休前是园林公司的育花人,对种花、育花、护花有一套经验,人们称他为“花把式”。赵得刚进入小区后,便建议物业管理人员在院区种植花卉,让小区真正成为名副其实的“花园”小区。

  我们一进小区,看到这里确实已大变了样,满小区都是花,几乎成了花的海洋。只见水仙花嶙茎硕大,箭多花繁,色香美郁,素雅娟丽;荷莲花茎高挺立,荷叶拟伞,花朵鲜艳,浑身洁净;再看月季花,树干高挑,枝叶相偎,头戴花冠,脚缠青藤,真是好看极了,置身这样的花园,真是令人心旷神怡,陶醉在花潮里,禁不住驻足欣赏。

  走进一看,只见赵得刚老汉手拿着一把剪刀,正在小心翼翼地为一株月季剪枝,我忙说:“老哥,你这么大年纪了,还为美化环境作贡献呀。”老人停下手中的剪刀,缓缓抬起头,满是皱纹的脸上掠过一阵喜悦,好像冰面上刮过的一层春风,眉眼里全是笑:“老了,闲不住,再说种花是我的老本行,没别的本事,种花还算是行家里手,小区让我负责养花,这把老骨头就算没白活。”我又问:“小区让你负责养花,每月给多少报酬?”老人顿时瞪大了惊愕的眼睛,随即开怀大笑起来:“讲什么报酬呀,我还没钻到钱眼里,一分钱都不要,图的就是自己开心,让大伙乐喝。”

  老人指着一枚月季花,告诉我说,这是单片月季,这种花虽说是单片独瓣,却有着多种花色,红的有,粉红的、紫红的、玫红的;白的有,乳白的、藕白的、纯白的;黄的有,金黄的、柠檬黄的;黑的有,赤黑色的、黑红色的。凡是人们能想象出的色彩,都能在我这里分辨出来,老汉说这话时显出一种豪情,再看那些花,也真是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说到这里,老人又领我走到另一枚月季前,托过一朵花,说,这是复瓣月季。这种月季的花从花心往外一层层地开放,卷皱的花瓣层层叠叠,里呈深红,外显浅红,形态俊雅,飘逸明丽,饱含风情。赵得刚老人还告诉我说,不管那种月季,都是美而不媚,娇而不俗,清而不凡;却又百般婀娜,万般雅丽,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韵味。接着老人笑哈哈地说:“居民一出家门,看到的就是满园的鲜花,你说那是啥心情。用句时髦的话说,是美透了,酷逼了。”

  听了老人这席话,我突然想到现在很多人,跑出老远到乡村去吃农家饭,赏农家景,看农家花,何必不在小区楼院也打造成百花盛开的花园,让居民站在家门口,就能尽情体验到农耕文化的美丽。想到这里,我对老人说:“你这样做很有超前意识呀,创意生活,打造独特文化,也提供了很好的样板,贵在城里建花园,你看这月季花开得多鲜、多艳、多美,真像是进了桃花源。”

  赵得刚老人对他的月季花赞美不绝,兴奋的脸涨得通红,像涌上一层晚霞。接着如数家珍地讲起他的月季花。他说,月季花开花周期长,种类也多,色彩丰富,艳丽硕大。它不惧严寒冰霜,在我们北方初春早早开花,一直开到深秋,如冬季移植到暖房,照样开花,所以许多家庭都养月季。

  月季本来就生长在大山野岭,盛开在庭院楼群,有人偏偏把它移栽到自己的住户家庭,美化自己的小天地,这便让月季花悄悄隐退了那份茂盛的生机.尽管养者对它恩爱有加,又是施肥浇水,又是遮阳松土,又是喷药治虫,但月季似乎并不领情,难打起野外生长的那种神情,开始变得瘦弱、疲备、多病,无精打采起来,弄不好就罢花,甚至枯死,让主人的愿望白白落空。情不自禁地发出哀叹,这花难养呀。

  人有志,花有趣,各有各的爱好,各有各的生长环境,不可违背,不可强逼。月季对大山野岭别有钟情,如生硬地让它远离尘嚣,幽居家中,不再与星辰相望,不再和树木为邻,就会变得矫情,干不也是,湿也不是;晒也不得,冻也不得,怎么伺弄也会变得萎靡枯死。我们人类还是不要自作多情,干那白费力不得好的事情。人类还是要遵循月季自己的生长规律,让它到广阔天地里历经风雨,兴盛不衰吧,不要自己独赏花艳,孤闻花香,还是天地之间有片花群好呀。路有花墙,院有花圃,楼有花廊,走到哪里都有一条妖娆夺目的赏花大路,都有一种芬芳朴算的甬道,那才是真正的养眼又养心呀,这诗意的日子相信必会来到,也一定会来到,而且离我们已经不远了。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