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冬箫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0-09-18 10:58:36 字体:

  冬箫,本名邱东晓,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获第四届徐志摩诗歌奖、第四届中国长诗奖、2007年度中国诗潮奖等。已先后在《中国作家》《上海文学》《北京文学》《诗刊》《星星》《长江文艺》等刊发表诗作千余首,入选《年度诗歌精选》《年度最佳诗歌选》等多类权威诗歌年度选本。著有“江南三部曲”等四部诗集。

  鸟叫

  所有的鸟哑了

  只有一只

  在阳光下,在黑夜里,在繁华中,在山坳里

  叫

  且叫声响亮

  完全不同于我心里的那只

  有时哭泣,有时哀嚎,有时也快乐

  最多的时候

  会从眼睛里飞出来

  看一看鲜花烂漫的世界

  然后再呆回去

  独自流泪

  等待,仿佛是一种声音

  这个等待的时刻,万物已经黑色

  我倚着黑窗棂

  看着来回浮动的幻影

  这些不熟识的物像,

  反复交错,分离

  又反复弯曲。没有思绪的外表下

  让我感到有长短不一的俳句

  在飘落下来

  我有些冷,空气缓慢,心却在快速跳动

  这些黑暗的物质让我担忧,害怕

  好像多情的歌者生性只适合等待和游荡

  这属于一条绕不过去的

  黑暗的河流

  可以吞噬,翻滚,搏斗

  偶尔有一种声音从黑暗的洞穴中钻出来

  也算找到了属于我的原音

  曾经的日子

  曾经的日子,有人说

  可以捡回一些

  但这个捡日子的人,昨天走了

  他成了飘在云端的人

  比我们走得高

  有人说

  2200多光年外可以看到秦始皇

  他那么高

  是不是看到了曾经的日子

  但他一定不会注意

  此刻,我正坐在低洼的盆地里

  专注地看他

  一个人从树下走过

  窗外已是夏日

  那些刚刚绿过来的树叶愈发光亮

  好像所有的太阳都照在它们身上

  一个我认识的人

  刚好从树下经过

  身上斑斑点点的

  完全不同于他在阳光下

  整个人像抹了光亮

  我的猫平静地看着窗外

  外面没啥大的动作

  无非天热了起来

  昆虫多了起来

  有几只去年的在窗口飞来飞去

  我的猫

  保持警惕,无动于衷

  一个人

  一个人是秘密的大海

  静或啸

  由心血来潮的善良或邪恶掌控

  没有人可以行走

  所有人都可以自由

  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

  可心里住着的那个

  看不见、想象不出来

  又特别信赖的神仙

  此刻猫一样

  蹦上跳下或者安静地蜷缩起来

  每个动作都像喻示

  剩下的,就看一个人

  是喜是忧,是更喜更忧

  还是胸如大海

  面若繁星

  漫天飞雪

  握一些已然沉默的时间

  看昨天的雪

  或者里面潜藏的台词

  我有了,停顿思考的空间

  这一切,源于一种被吞噬的欲望

  和所有的辩解

  以及曾经丢弃的牙齿

  我不得不向白雪泄露

  坐在马车里经过一个大地的情怀

  而在体内,那些白

  就是为我生长的茉莉

  只开在仁慈的大门上

  白色情人节

  让我们隔着遥远的面纱

  打上心结吧

  虽然我似乎看到了你孤独而来的身影

  你带着风和花香

  和前些年一样

  掠过的花瓣还是叠轮的

  踩碎的露珠也够滋润我的心房

  但是你期待的彩云

  还是没有随你而来

  于是,我一直张望

  你身后的背影就如你张开的翅膀

  没有飞翔,因为

  你没有飞翔

  我当然知道原因

  因为今天是我们的约定

  而我,还在击水

  抗击着可能出现的

  意外

  背着阳光

  我们寻找阴影

  所有版图上的凹凸与瘢痕

  都在逃遁

  它们有微弱的反光

  犹如一面黑色的镜子

  直立的花丛在爆裂

  溢出黑色的浆汁

  一只帝王蝶从中飞了出来

  翅膀夹带着阴影,阴风

  影子越飞越长,悬浮在空中

  像一片黑云

  我盯着这即将狂妄的野性

  感觉就是我

  搁置在心里一直不敢想象的生活

  晨光中

  我掠过淡淡的白

  从阳光照射的位置

  向着温暖而去

  这是一段不需要解释的旅程

  所有的光都是橘红的

  包括我心中的那些

  只有那个蓝天

  总在我的心之外

  牵引着我

  并铺展着一条动人的小路

  忽略

  我掀开窗帘的一角

  把视野放到流动的街市中

  他们显然忽略了我的目光

  也忽略了昨晚的梦境

  像清醒一样行走

  我的目光一直没有发出声响

  也没有丁点的警示

  但还是被纷至沓来,纷至沓去

  一遍又一遍折叠着

  直至淹没到

  人民寻常的生活中

  今夜

  今夜,看不见天空

  只有午夜的玻璃上

  流着销魂的光

  我们似乎在荒野

  彼此注视着眼睛中的流星

  那么迅捷的闪电啊!

  彷徨,相拥,燃烧

  却看不见另一个广袤的草原

  于是,我们在无风中狂舞

  粗大的根系再也挡不住无端而起的风

  同样,你踮起脚尖的仰望

  只有渴是可以言说的情商

  而柔软的腰肢,有着向阳的本性

  它带火的举止,隐藏了一截沉香般的馥郁

  把这些都当做圣洁的清水吧!

  你我分别浅饮一滴

  就成了明天

  各自尺牍上一枚带着烙印的闲章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