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牛梦牛的诗

来源:绥化晚报 2020-09-18 10:58:36 字体:

  牛梦牛,本名牛梦龙,1977年生于高平。山西省作协会员。组诗发表于《诗刊》《星星》《诗潮》《草原》《中国新诗》等刊物,并入选《2016中国诗歌年选》《中国朦胧诗2017卷》《2018中国新诗日历》《2019年中国诗歌精选》《2020天天诗历》等二十余个选本。

  菩提之心

  这是一只懂得微笑的老虎

  在永宁寨,在一个古旧的瓦当上

  一只老虎

  冲我露齿一笑,我

  亦报之以微笑

  那一天,它看出了我的猛虎之志

  我看出了它的菩提之心

  冬日八行

  几年前,在晋城二中门口,一个有霜的清晨

  一只流浪的白色泰迪犬,围着我

  欢快跳跃,如尘世的浪花,并毫不客气地

  把头枕到我脚上……我多么怀念它

  它一定是我转世而来的亲人

  它给予我热气腾腾的爱和信任

  然后又转身离去,像流星划过我生命的天空

  永不再回来……

  草木之命

  在父亲去世的第三年,母亲去世的第十七年

  我们在父母坟墓旁栽下

  六棵柏树

  左右各一棵,后面一排四棵

  六棵柏树,替我们兄妹六人

  守护在父母身旁。一晃多年过去

  这六棵树,有的被春耕的野火

  烧得剩下半条命,有的困顿于杂草丛中

  始终未得其势,也有一两棵

  冲天而起,巍然挺拔

  这情境,就像我们兄妹六人

  人各有命

  清明

  一些坟头彻底消失了,一些庄稼

  已经替代了它们。

  这世上,没有文字、血脉和香火

  可以证明那些生命曾经活过。

  阳光下,青青禾苗,风中摇曳

  仿佛大地的户籍员正在点名——

  点了地下的逝者,又点着地上的来者。

  局限性

  星空浩瀚……我能辨认出的天体

  至今不超过四个,还是我

  少年时认识的

  太阳,月亮,北斗七星,和启明星

  大地辽阔,我行走了四十多年

  才走到离故乡几十里的地方

  郭家沟,那个百十号人的小山村

  有许多新生的孩子,我已不再认识

  人海茫茫,我能记得生日的亲朋

  也不超过十人,包括

  活着的,和辞世的

  年轻时,一心想抓住整个世界

  现在,我终于知道

  有一天,我会连一双筷子也抓不住

  连自己的身子

  也抱不紧

  ……我承认我的局限性。这并不羞愧

  我爱宇宙中未知的事物,但更爱

  生命中那些熟稔的部分,我爱

  它们

  在我的心上默默地发光,默默地死生

  竹篮词

  这是我不得不面对的命运

  用竹篮去打水。但我并不气馁

  我相信

  竹篮可以打来水的

  打来的水,甚至可以浇灌一片花园

  那些水,以点滴的形式藏在竹篮里

  用力甩,竹篮会下场暴雨

  喜悦

  这个清晨,我的喜悦来自于三种事物

  书籍,食品,和天空

  准确地讲

  是读了一首好诗

  吃了一枚姐姐包的粽子

  走出家门的时候,又看到

  天空比我想像得还干净还寥廓

  这样的喜悦实在微不足道

  然而,因为这喜悦,今日的我

  已不同于昨日

  神奇

  想到我老了,我的名字

  似乎也变老了

  想到年幼之时,我的名字

  也仿佛刚刚钻出地面的小草

  想到我的名字,可能是前人用过的

  也的确是前人用过的

  想到被我用旧了的名字,已经套住,即将套住

  一具具新鲜的肉体

  我就忍不住要赞叹这生而为人的神奇

  给西西弗斯

  多么羞愧,西西弗斯

  我还没找到命运中的那面山坡

  巨石在我背上、怀中、肩头、脚下……

  而我还没找到那面山坡

  ——如果没有那面山坡,它怎么滚上滚下

  好让生活在不断的悖论之中获得意义?

  空山见

  终有一天

  我的眼中会只看得见

  万顷松涛,古今明月

  那时候,尘世见我又怎么

  无非就是一千二百年前

  空山见摩诘

  神秘而任性

  有时,走在街上

  会突然无端泪涌;有时

  悲伤得要命,却没有一滴水

  抵达眼眶

  对此,我能给出的唯一解释——

  泪水是神秘而任性的事物

  它只在它想流的时候流,而不管

  你是否悲伤

  致叔本华

  “要么庸俗,要么孤独。”

  亲爱的叔本华

  人生就是选择,但我无法选择

  你带来的两种生活

  我只想在庸俗与孤独之间

  活成一枚笑柄,一枚供世人把玩的

  笑柄,他们说我

  终究庸俗得不够彻底

  他们说我:孤独得不够资格

  他们说对了

  而我,只想在世人把玩的过程中

  慢慢泛出光泽

  爱人

  我做了各种尝试

  发现

  左右手相握

  最舒服的姿势,还是

  手指与手指交叉

  掌心与掌心相对

  这让我想起那些

  灵与肉高度融合的爱人

  他们在一起

  身体亲密无间

  两颗心,彼此辉映

  又保持着最为舒适的距离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