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育邦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0-12-04 09:29:52 字体:

  育邦,幻想文学爱好者、山水爱好者。从事诗歌、小说、文论的写作。著有小说集《再见,甲壳虫》《少年游》,文学随笔集《潜行者》《附庸风雅》《从乔伊斯到马尔克斯》,诗集《体内的战争》《忆故人》《伐桐》等,为当代中国70后代表诗人之一。现居南京。

  豹隐——读陈寅恪先生

  万人如海,万鸦藏林

  瞎眼的老人,困守在墙角

  独自吃着蛤蜊,连同黑色的污泥

  几瓣残梅,从风雪中飘落

  劝慰早已没有泪水的双眼

  愤怒的彗星燃烧起来

  冰川化为虚无的云朵

  尘埃与岩石匍匐在轰鸣之中

  抱守隐秘的心脏,从未停滞的钟摆

  低声哼唱青春的挽歌

  坠落的松果,指引他

  骑上白马,驰向大海

  树木,高山,种子

  抛弃根茎,静候

  纯粹时刻的到来

  严峻的墓地,他葬下

  父母漂泊已久的骨灰

  和一张安静的书桌——

  仅仅属于他自己

  负气一生,山河已破碎

  他从茫茫雪地里,拈起

  一瓣来自他乡的梅花

  在历史的纤维云团中

  蘸着自己的鲜血

  磨斫时光的铁砧

  火的深处,正生长出

  一个浩瀚的星座

  寂静的夕阳,最后的悲悯

  赋予毁灭以光芒

  故乡的花冠开始歌唱

  辽远的歌声中,他辨认出

  自己的童年,以及

  秦淮河中柳如是的倒影

  晨起读苏轼

  在时光的溃败中

  我们拈花,饮酒

  在玉兰花的花瓣上

  你写下诗句

  有时,你也会写一封信

  与草木交谈,用行草书写我们的梦境

  雪泥鸿爪,不确定的人生

  接骨木的颤栗黄昏

  你徘徊在蝶梦山丘中

  月魄与海水,涌起相对论的秘密

  溪流穿过生命的每一个时刻

  风从海上来,带来你自身的悖论

  无处安心的居士,在他者的故土上

  漂泊,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看不见的客人曾经来过

  而你,不得不向

  这沉默的河山,归还

  借来的每一粒尘埃

  你手持虎凤蝶,被钉在十字架上

  哦,纳博科夫的虹膜里倒映着一个诗人的葬礼

  在时间的灰烬中,我们共同举杯

  饮下朝云,最后一杯梅花酒

  良夜——致屈原

  表独立兮山之上。

  ——《楚辞·山鬼》

  香草搭建的坟墓,

  在山鬼的微笑中漂浮,

  从汨罗江到洞庭湖。

  为了抵抗时间,

  你从白水逆流而上,

  抵达……冰山之巅。

  你湿透了的峨冠,

  你湿透了的虹膜。

  酒,水,绝望,

  已无从辨别。

  你吞下秋菊,

  骑上黑色的骏马,

  最后一次,跨过

  时光的栅栏。

  白雪,琼浆,诗句,

  在空中飞舞。

  你那熄灭的国度,

  在烈火中,在流水里,

  在你娥眉的祭坛。

  无处安放的颅骨,

  疾驰的彗星。

  你听到砾石在歌唱,

  黎明的喉咙里,没有

  人的声音。

  你是你白色的良夜,

  并与它融为一体。

  你是你盛开的鲜花,

  在汨罗江中奔腾。

  坠落。流逝。

  停云——拟陶渊明而作

  青春的河流穿越碎石山谷

  菊花芬芳,梧桐寂静

  被废黜的星辰,面壁

  领悟迷雾中的卷耳

  写满生活教义的信笺

  砌筑鼹鼠的洞穴

  火苗,琴弦与涩果

  在风信子的国度里腐烂

  孩子们踮起脚尖

  凝望星空,蓬蒿正在天上舞蹈

  嵇康

  你在柳荫下打铁,

  煅铸黑色沉默的部分。

  微暗的竹林,从尘土中生长出

  不可理解的美,你唯一的骄傲。

  送冰的人,理解毁灭者。

  来了,又走了。

  锤子,从空中落下去。

  薄暮中,火花在绽放。

  你的瞳孔,漫长的黑夜之泉。

  涌流出杀人的真理,

  世界的确定性。哦,是的,

  那是为你准备的送行酒。

  血的琴弦,在暮雪中振响。

  万壑松风,无有哀乐。

  过元好问墓

  遗山。雁冢。

  梓树的乡愁。

  荚果悬挂在风雨中,

  站在村口的男孩,

  手提着木偶。

  国槐斜逸,墓穴炸裂开来。

  一种滑稽的舞蹈。

  他看到了归宿,

  自我循环的恶作剧。

  死亡带来的秩序亦如从前。

  他的形体,空中燃烧的词语,

  在苍白的时光中哭泣。

  时代的孤儿,唯一的艺术家。

  你歌唱了一个怎样的自我。

  哦,不过是失败的真理!

  请点燃一把火,

  烧掉那木偶……

  金圣叹

  月光晶荧,草木如洗

  他提灯夜行,走在幽暗森林里

  瞳孔里闪烁着棕红色的火光

  头顶盘旋着一只俯视尘世的雄鹰

  而野兽,一直尾随其后

  神秘的扶乩大师,他从另外一个世界

  背回一块块巨石,把它们

  熔炼为亡灵的一行行诗句

  以纯粹的心灵,作为法器

  往返于生与死的河岸

  哦,他倦于成为

  崩塌山丘的祭司

  命运的隐遁术,玫瑰开放的奥秘

  否认他的存在,流水亦遽然停滞

  他把自己献祭于冷酷的土地

  不可抗拒的天赋之夜,他在湖边徘徊

  纵身一跃,就进入浩渺的时光中

  重返洁净,溶于尘埃与雨水的更替——

  那条循环往复的不归之路

  吴敬梓

  七弦琴,腹怀虚弱的空明,在风雨中漫步。

  昨天的手指奏响今天的旋律。

  我们摘下瓜果,放在空地上。

  谁也不想吃……

  我们与空坛子交换童年的星光,

  蓓蕾照亮故国的床铺,空空荡荡。

  黑色的手掌伸出来,洁净如水。

  向黎明交出一枚松果,悲剧的隐喻。

  蓝莲花在脏水里开放,广陵散从容自鸣。

  饥饿艺术家在喧嚣的尘土中歌唱。

  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

  作为单数的人类,你深陷于

  一九一八。午后,

  死亡,像雪花一样飘舞。

  时间之外的骑手,驰过雪地。

  重复的梦魇,你用愚蠢的笔,

  建造一座孤岛。

  一望无垠,尘世的海水……

  淹没所有砾石的爱与坚贞。

  移动的坛子,装满欲望,

  病毒,壕沟,以及墓碑。

  在战俘营,你写下罪恶。

  主啊,请宽宥肉体的软弱吧!

  无数的眼睑,在黎明前熄灭。

  比凛冬更残酷的……“精神的存在”。

  真理星辰,孤悬在寥廓的夜幕上。

  第二天,你与上帝一同醒来。

  掘墓人充满劳绩,停下铁锹。

  绿色虹膜中,正飞出一群鸽子。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