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项建新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0-12-04 09:29:52 字体:

  项建新,笔名沐雨、瘦蝉。现为“为你诵读”“全民K诗”“朗读者”“校园诵读”“方音诵读”等诵读APP创始人兼总编辑。现代诵读艺术理论体系奠基人。中国诗歌诵读艺术节组委会主任、中国诵读艺术家颁奖盛典组委会主任、中华诵读大赛组委会主任。诗歌作品散见《人民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华文学》《诗刊》《星星》《散文诗》等;著有多部散文集、诗歌集、财经集等。

  白鹭

  好几次回乡

  我都在村口溪流中

  在裸露的岩石上

  见到一只白色的大鸟

  见的次数多了

  后来我知道了

  它叫白鹭

  其实我在

  离开老家很远的地方

  见过大群大群的白鹭

  它们鸣叫它们飞翔

  喧闹的场景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以至于

  我不敢把村口溪边见到的

  那只孤单的白色大鸟

  确认为白鹭

  这只白鹭

  想必是从喧闹都市而来

  它一定是循着故乡的气息

  飞过千山万水回到这条溪流的

  我看到

  它对着水面映照自己的身姿

  我确信它的那种孤独

  只有故乡

  才能真正理解它

  回乡

  眼看一壶水

  被带离到他乡

  我能设想

  当它想家了

  就会化为白云

  一路飘到故乡上空

  以雨的方式回乡

  如果一个人

  迁徙到异乡

  当他想家了

  我无法确定

  他的灵魂

  会以怎样的方式回乡

  深井

  老家村口

  有一口老井

  夜晚来临

  我在井边静坐

  我突然看见

  黑咕隆咚的深井里

  映出了一轮圆月

  哦就连光明

  有时也会被锁进

  黑暗里

  天鹅落在乌鸦中间

  在圆明园

  一处残垣断壁的湖边

  一群乌鸦

  正在觅食

  一只白天鹅飞来

  落在了乌鸦中间

  乌鸦们

  看天鹅的眼神

  形形色色

  不屑蔑视敌意……

  在乌鸦的世界里

  天鹅也是有错的

  一滴雨

  一滴雨

  从天而降

  滴落在我身上

  我感知到

  这滴雨是

  身着霞帔

  驾五彩祥云

  穿越时空而来

  亿万年来

  这滴雨曾经

  滴在壮志满怀的帝王身上

  滴在醉酒哀怨的贵妃身上

  滴在誓死拼杀的将军身上

  滴在辛苦劳作的农夫身上

  滴在天真嬉戏的孩童身上

  ……

  今天

  这滴雨

  滴落在了我身上

  拍到一朵好看的花

  母亲在前面走着

  我在后面跟着

  82岁的母亲

  带着45岁的我

  就像41岁时的母亲

  带着4岁时的我

  我和母亲

  上山去看父亲

  父亲在18年前

  离开了我们

  这些年来

  我每每脆弱时

  就会想我的父亲

  在天的父亲

  总能给我安慰和力量

  就如今天

  我在父亲的“房子”前

  拍了一朵好看的花

  我能感受到父亲的欣慰

  读雪

  我害怕冷

  却年年期盼大雪

  每当站在大雪里

  把雪花放在手心

  故乡就会来到心头

  年复一年

  读雪也成了我的爱好

  读的雪越多

  就越相信

  每朵雪花都有它的来历

  读的雪越多

  就越相信

  原来

  大雪纷飞的样子

  就是故乡的模样

  说话

  刚出生的孩子

  都携带着外星球的语言

  来到了地球上

  他们在地球上

  学会了地球的语言

  忘记了原星球的语言

  这时候

  大人们发现

  这个孩子会说话了

  慢慢来

  偶遇一个二十多年

  未曾相见的高中同学

  一整个黄昏我俩都在散步

  从南走到北

  从北走到南

  讲述着别后的经历

  没有陌生的距离

  也没有激动的情绪

  这些年大家都做了很多事

  对过去做过的事

  有无怨无悔的

  也有想推翻重来的

  对于未来要做的事

  依然还抱有信念

  却也时时会有迷茫

  随着年纪的渐长

  一些道理我们也渐渐懂得

  很多事要慢慢来

  有些东西也不是越浓越好

  而是要恰到好处

  深深的话

  我们要浅浅地说

  长长的路

  我们要慢慢地走

  小银鱼

  我在超市里

  看见了他们

  他们被晒成了鱼干

  包装在塑料袋里

  我估计他们的母亲

  还在大海里寻找他们

  而我已经把他们买回了家

  还油炸了他们

  我看着碗里的油炸小银鱼

  想着这些小银鱼的一生

  他们还这么小

  就失踪了?死亡了

  他们的母亲不知道他们的死活

  我也不知道他们母亲的死活

  就这样

  小银鱼的尸体辗转到了各地

  想着这些的时候

  我夹起了他们

  送进了嘴里

  鱼化石

  一条身段柔软的鱼儿

  在柔软的水中

  自由自在游走

  歌唱……

  把村庄建立在柔软世界的鱼

  不曾想过

  即使自己身段柔软如此

  有一天

  身上的鱼肉

  作为身体中的软

  将会腐烂殆尽

  而鱼刺

  作为身体中的硬

  则会和石头永久连结

  化为化石住进石头里

  成为永远的硬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