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提顿世界人生的诗意“脆响”

来源:绥化晚报 2020-12-04 09:29:52 字体:

——读商震诗集《脆响录》

  商震,1960年出生于辽宁。编辑、诗人、散文家。曾供职于《人民文学》《诗刊》和作家出版社。出版诗集《无序排队》《半张脸》《琥珀集》《谁是王二》、散文集《三余堂散记》《三余堂散记续编》《一瞥两汉》《蜀道青泥》。

邢海珍

  翻开《脆响录》,一本诗集中全是四行一首,每首诗占据一页白纸,空白的面积大于文字的空间,真可谓天宽地阔,诗之外是白茫茫一片,可以望眼高抬、诗思远举。表面看,诗人商震认真地做一回文辞的减法,而内心里思谋着的却是让诗集如何厚度不减、诗的重量如何增值。

  中国传统诗歌中绝句的外形与商震“脆响诗”有些相似,但诗人不是回归传统,而是“借壳上市”。借绝句四行之壳,玩的是一个现代书生奇思妙“响”的“股票”。《脆响录》或许无关“股市”的行情,但却是诗人商震绝对显眼的创造性标志。四句之内,落地有声,如裂帛,如炸雷,如爆竹,不是故作惊人之语,而是提顿和警醒,让人从浑浑噩噩中醒来,睁开眼睛,进入本该进入的思考。

  在文学创作上,商震起步很早,而且在诗歌和散文的写作上都卓有成就。大约是三十多年前,已故诗人何首巫说过:商震的诗有品位,有韵味。他的话一直留在我的记忆里,后来商震到《人民文学》,到《诗刊》,我一直注意寻找他诗歌的品位、韵味。

  《半张脸》《谁是王二》曾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充分体现了一个诗人的创造性,有对社会人生的独立思考,有艺术上的独到追求。他的诗有角度、有深度,有鲜明的文体意识,确实是“有品位、有韵味”的优秀之作。这本《脆响录》诗的体制虽小,却是大气凛然,有一种特立独行的个性在,正如其中的一首诗所写的那样:

  朗诵会上有人读我的诗

  读出来的并不是我的本意

  我在文字中藏着的我

  是谁也读不出来的

  他的诗是“我的诗”,我的体验,我的感怀,我的审美,我的哲思。他的许多诗意藏在文字的深处,是悟性触碰了本质的微妙之处,若隐若现,似有似无,这就是诗的深度。

  商震曾这样说过:“诗人,或一个成熟的诗人,首先是独立的。其独立表现为审美判断的独立;语言使用的独立;表达方式的独立。有了这三个方面的独立,诗人当是有了品格的独立。”(《三余堂散记》第90页)就是这种独立的精神品质,让这些“脆响诗”有了与众不同的风神气象。在方寸之间,在短距离之内,冲刺式地爆发出来。商震是用内敛的方式,挖掘出体验和感知的深度来。

  1.理性精神主导的诗意创造

  商震诗歌具有一种深度理性追求的趋向,他的诗意构建是以理性精神为主导的。《脆响录》的诗体现了诗人襟抱和情怀的隐含与凝聚,具有与经验深层关联的思想性和反思力度。著名诗人林莽在题为《水火之间》的序言中说:“面对现实,面对世界的必然和偶然,面对现代主义艺术之后的失落与尘埃中的生活,诗人不甘做说谎者、献媚者、人云亦云者,不甘做一个陀螺一样的被驱赶的无中生有者。这些就是我在这本《脆响录》中所读出的。”在这些诗作中,商震作为诗人不是“说谎者、献媚者、人云亦云者”,不是“陀螺一样的被驱赶的无中生有者”,他以诗歌标举了内在充沛的忧患、悲悯的精神质地,以及独立思考的艺术创造品性。

  瀑布的水依仗着身居高处

  就汹涌地砸向地面

  不对地面受伤的砂石花草负责

  人们还愉快地欣赏这种高处的恶

  “瀑布”的喻指具有丰富、深切的社会人生内涵,那些高处的作恶者使“砂石花草”受到伤害,而麻木的人们却陶醉其中,对这种“高处的恶”却抱着一种盲目的“欣赏”态度。诗所持有的批判性,是诗人阅历之中的直觉感受的结果,是人生经验的理性思考在诗意创造中的艺术性演化,有着鲜明的理性感怀色彩。

  其实,诗歌并不是绝对地排斥理性的思考,关键是你的理性是从哪里来,把别人现成的理性思考拿来筑成理念化的堡垒不行,僵硬化的去处与诗无缘。诗之理性来自于生命的直觉体验和经验的深层反思,虽为理性,但仍不失心灵风景的旖旎和绰约,仍是美的情致的感怀。

  蚂蚁在树洞里建设自己的国家

  而那棵树被人类伐倒了

  蚂蚁在纷纷逃窜时才明白

  与人类同居没有一处是安全的

  诗的理性虽然显豁,但却不是裸露、直白的理性言说,而是寄托于“蚂蚁”,决绝有力地揭示了“人类”的危险性。诗的理性精神进入了诗意的创造序列,是艺术化了的结果。

  2.生命悟性的情境化

  《脆响录》的诗,充满了诗人的生命悟性,“一枝一叶总关情”,商震善于从诸多的细枝末节中窥见人生世界的妙境。比如这一首“心死了/我用肉体活着/像一块朽木/不理会春风来与不来”,诗思深邃,无由无奈之痛,很难溢于言表,真是意蕴无穷。许多人生感慨都在诗的情境之中了。

  两个年轻的小伙子坐在路边聊天

  一边说没房子结婚一边不停地抽烟

  临走时充满嫉恨地把烟头

  使劲摁进蚂蚁的巢穴里

  小伙子结婚没房,迁怒于路边的蚂蚁,小伙子把烟头摁进了蚂蚁窝,自己不爽就要伤及无辜。诗写得非常有意思,人有时那种复杂的心理是很难猜测的。诗意的深切理性寓于感性事态的描写之中,情境化的努力使诗的空间变得开阔,充分的可感性和具象性使阅读者拥有了想象思维的再创造空间。另一首:

  烧透的生铁放进冷水里

  水被烫得声嘶力竭

  铁和水都凉透以后

  铁就有了宁折不弯的品质

  诗有很大的空间性,铁与水的纠结、遇合,构成了生命昂扬的境界。铁被烧红“放进冷水里”,“水被烫得声嘶力竭”,铁在热与冷的苦难中获得了“宁折不弯的品质”,而水则承受着伤痛和脏污之苦,也是在苦难中实现了一种价值目标。这诗中也有“谁也读不出来”的“我”。诗意在情境化的灵性浸润之中打开了美的天地,达成了自然天成的悟性感怀的深度。

  3.诗歌短制的文体意识

  《脆响录》全书都是四行体的短诗,用诗人路也的话说是“四行现代自由绝句体”,鉴于中国古代诗歌传统的约定俗成,绝句都是四行一首,而现代诗是以自由体式为主,也可把“四行”和“自由”略去,称之为“现代绝句体”。

  商震是一位有着极强的文体意识的作家,他不仅在内容表达上追求独异的个性精神,也注意文体形式的变化,进而探索篇章结构上的新创造。无论是诗歌还是散文,商震在文体上都有自己的追求,散文《三余堂散记》都是“断章”式的无标题文章,这些“脆响诗”的每一首诗都以数字的标号呈现,也没有标题,是一种泰戈尔式的新样貌。

  诗人追求精致、独特的文体效果,给人以突兀的新感觉,比如这样一首:

  我有三种不治之症:

  怀乡

  怀人

  怀不屈

  一个稍长的短句,领着三个词组,有着与一般诗歌体式不一样的结构方式,是空间境界的敞开。面对人生世界的大空间,在悠远的思考中做诗歌“形体”的减法。

  商震的四行诗大多是“3+1”的形态,即前三句往往是后一句出场的铺垫,而前三句与后一句的内在融通又是关键,没有后一句难以彰显深思之果,但是前三句的铺垫不摆开场子,后一句的重头戏是不能产生令人震撼的“脆响”之声的。

  文体也是创造,是不可忽略的重要一环。《脆响录》把形体差不多的诗作集中在一起,引发了人们对一种特别文体的重视,这种努力近乎“宣言”的发布,这是诗人商震诗歌文体意识的集中体现。

  商震的《脆响录》对于世界、人生、命运、时代、历史、自然、生命等哲学文化因素有着独到而深入的理解,他的文字中蕴含了沉思中顿悟的大智慧。他是一位肯于读书、善于读书的诗人,他的作品具有深切的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不是虚浮的、怪力乱神的凌空炫舞,不是故作高深的忸怩和显摆。他以提顿和警醒的方式发出“脆响”,让我们在有些惊悚之后,再一次回过头来打量这个世界。

  商震写诗也写散文,他还是非常优秀的散文家。他的《三余堂散记》是我非常喜欢的书,诸多短章,构成了一个色彩斑斓的、充满了奇思妙想的世界。这是一本妙笔纷呈的书,几乎每一则都有引人深思、情采飞扬、理趣豁然的亮点。知识性、艺术性和思想性达到了自如融通的境界。他还出版了《三余堂散记续编》《一瞥两汉》《蜀道青泥》等散文集,这些散文与诗集《半张脸》《谁是王二》以及这本《脆响录》,标志着商震的创作已经进入了一个高峰期。

  壮年未老,诗意蓬勃,天时地利人和,谨祝商震能在文学上不断向高端奋进,不负期望,不负好年华。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