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徐丽萍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1-03-26 10:28:21 字体:

  徐丽萍,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在《诗刊》《星星》《绿风》《诗潮》《诗林》《绿洲》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千余篇,并有作品获奖。2011年进入“新疆新生代作家榜”。出版诗集《目光的海岸》《吹落在时光里的麦穗》、散文集《升腾与绽放》等。组诗《升腾与绽放》获得全国绿风诗歌奖二等奖。

  曾经的爱情(组诗)

  空旷

  谁愿倾心厮守一座爱情的空城

  在尘烟弥漫的废墟上

  痛心疾首地捡拾爱情的残片

  再没有什么比受伤的灵魂更空旷

  空旷是一头受惊的猛兽

  它像风一样轻

  像呼吸一样如影随形

  潜入我眼睛的海

  内心的海

  潜入我星星的花圃

  月亮的花圃

  有一种力量紧紧地抓住了我的灵魂

  我着了魔似的向着这无边的空旷飞奔

  有一种伤痛深深地潜伏在内心无法预测的深度

  谁像我一样空

  一朵空山绝谷的幽兰

  一朵悬浮于水面

  西洲的红莲

  在尘烟弥漫的废墟上

  谁愿倾心厮守一座爱情的空城

  回应

  我停止了一切

  对于爱情的回应

  那些风声已与我无关

  我的血管已成了空空的麦管

  听不到春天流淌到秋天

  那些细微的声响

  一路走去

  许多迷惑将我们推向虚妄

  那些在羽毛里栖息的天空

  跌落在何方了

  我的向阳草坡上

  羊群们唱着潮润的歌

  你的山盟海誓与谎言

  像嘹亮的鞭响

  抽打着内心最浓重的想象

  这些周而复始的错误

  被埋进深渊

  抛向一个义无反顾的绝望

  我停止了一切对于爱情的回应

  但不能停止在风中的歌唱

  曾经的爱情

  我是怎么了

  心猿意马地想起了曾经的爱情

  那些跌落在我眼睛里的羊群

  以及用柳笛吹破春天的孩子

  他们像风一样经过了我的往昔

  布谷鸟用它所熟知的暗语

  放声歌咏

  蜂蝶这些灵动的饰物

  装扮在花朵的枝头

  可这一切

  都在记忆深处向我敞开所有的明亮

  也许

  我是中了女巫的魔咒

  着了魔似的

  向倒转的时光飞奔

  不分昼夜

  不知疲倦

  我追的到底是什么呢

  是你我眼底闪烁的繁星

  还是那些能够照耀彼此的温情

  它追着我

  让那些绝望簇拥着黯淡的黑夜

  我是怎么了呢

  让那些曾经的爱情又重重地

  折磨了一下我痛不欲生的想象

  凌晨三点的安娜

  凌晨三点的安娜

  像一只受伤的水鸟

  把脸埋在松软的翼下

  失恋用它闪电的形式

  掀起了整个黑夜的暴动

  安娜在哭

  这颤动的肩

  勾勒出所有记忆的弧线

  她蓬头垢面坐在墙角

  与自己背离得天衣无缝

  那些灯红酒绿的杯盏里装满了仇恨的毒酒

  像换一杯水一样轻松

  安娜用它置换了自己的血液

  整个夜

  被抽空了骨骼

  粉碎了它的柔韧

  失恋使人脱胎换骨

  变成另一种模样

  梳妆台前的安娜

  曾把秀外慧中的优雅

  渲染到最高亮点

  这些残存的美

  花瓣一样片片飘落

  拒绝别人的怜香惜玉

  一个假象中的女子自缢于一棵爱情的树上

  凌晨三点的安娜

  没有这种勇气

  占卜命运

  整个晚上

  我像个失魂落魄的女巫

  在空荡荡的房子里

  用各种有灵性的物品

  为那个像谜一样的爱情

  做最绝望的占卜

  夜

  什么时候落入空旷的窗棂

  像一块深蓝的图画

  月亮用轻纱遮面

  只露出它玫瑰花瓣般的神韵

  用星星做占卜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我的心都坠落一百次

  摔碎一千次了

  却没有一颗流星

  从天边划落

  风依旧缓缓地吹

  什么花的香味淡远而悠扬

  像无声流动的乐曲

  飘浮着一些伤心的影子

  这些贴满墙壁充斥着整个空间的幻境

  像音符一样流逝

  怎么也抓不住

  整个夜晚

  我像是失去了魔法的女巫

  在咒语和现实里

  痛苦地奔波往返

  占卜爱情

  真的

  我再也不想占卜爱情了

  再也不想用迷信的方式来欺骗自己的感觉了

  在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

  辗转奔波

  企图从中悟出上帝的旨意

  鬼神的暗示

  没有人能诠释用象形文字描画的情诗

  没有人能破译遗传基因中神秘的编码

  虚无飘渺的事物

  总难尘埃落定

  占卜星象的人

  从身旁飘过

  占卜五行的人

  从身旁飘过

  我只想占卜爱情

  以及它带给我的变化

  等待是一种奢望

  也是徒劳

  一切都到了需要占卜的时候

  一切都显得那么绝望

  真的

  我希望这小小的占卜

  能把我带离现实的恐慌

  带我走吧

  带我走吧

  随便到哪儿

  只要别把鸽子笼似的矮房子抛向荒野

  别把木栅栏的门

  推向黑夜

  萤火虫提着灯笼

  是露水的折射

  我们藏身的地方

  在青草枯黄的时候走向坟墓

  我已经闻到死亡的气息了

  神秘面纱下的狰狞与恐慌

  忽然

  有马的嘶鸣闯进这荆棘丛生的院落

  带我走吧

  劫匪

  歹徒或酒气熏天的醉鬼

  只要乘你的马

  奔向日出时红艳艳的门

  打开它

  又是另一重天了

  它的色彩每一刻都变幻莫测

  能覆盖生

  掩埋死

  滋养万劫不复的爱情

  那些鸟鸣

  筑成一艘艘的船

  海洋里千帆相间竞的色彩在变

  带我走吧

  随便到哪儿

  失恋

  又一个早晨

  这种失恋的气息死而复生

  它骄横地从天际扯下那一块亮丽的绸缎

  生活一点点浸没在灰暗里了

  它不厌其烦地把虚情假意撕成碎片

  让满天的碎裂声

  围着你转

  它含沙射影地经过你最爱的那本书

  让它悲剧性的隐喻一次性写完

  它在你整个夜里往返

  使睡眠与你无缘

  你哭累了

  想倦了

  饥饿又疯狂地袭击

  你意识不到的虚弱

  可爱情这块面包已经发霉了

  你的焦虑将胃逼上绝境

  又一个早晨

  失恋摆动它的三尺白凌

  去死还是去生

  我拼命地撕扯

  这裂帛的声响舞成

  一片断弦的明亮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