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读信之美

来源:绥化日报 2021-04-19 18:45:15 字体:

夏飞雄

  前不久,在一则纪录片中,尘封数十年的侨信被整理出来,这些书信是当年在南洋谋生的福建原住民所写的。当他们决意背井离乡之际,家乡的骑楼、街角便渐渐远逝,而书信就成了异乡人心中莫大的慰藉。信中内容多是反映异乡打拼的境况,以及对家人的牵挂。节目里,一页页发黄的信纸,一行行典雅的字迹,无不令人动容。

  在古代,人们彼此交流时,近距离可用说、唱、喊,还可用手语、暗号、肢体动作或眼神来表达;稍远,也可用口哨、旗语、声光等传达,古代也有烽火、消息树等方法来传达消息;更远,则靠人力或快马传送信件。

  千百年来,书信一直是人们联络情感、互通信息的媒介。“雁字回时,月满西楼。”凝聚了李清照对丈夫的浓情思念;“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道出了乱世之时的离别隐忧;“一行书信千行泪,寒到君边衣到无?”则写出了寒冬即至时对亲人的关切。一封封远道而来的书信,诉说着天长地久的期盼,读罢总能感觉到一种浓淡相宜的陪伴。

  古人对于书信极为重视,信函的制作也极为浪漫。最初,书信写于丝帛之上,被称为尺素,写完即以双鱼形的匣子封存,再以丝绳捆束,然后以封泥盖之。因此,仅是收到信函的那一刻,便已深深体会到读信之美。

  书信,一直是慢时代的主流沟通方式。“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这几句诗出自郑愁予那首著名的《错误》。诗中女主不时怅望,她到底在希冀什么呢?也许,在常人理解的夫君之外,也有负责传书的信使吧?

  《傅雷家书》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出版后,一直畅销不衰。傅雷夫妇作为中国父母的典范,一生苦心孤诣,呕心沥血地培养两个孩子。家信中的只言片语,看似娓娓道来,却回味悠远。翻阅《傅雷家书》,拳拳爱子之心透彻心扉,值得后人借鉴。

  随着时代的发展,电报让书信的节奏骤然提速,互联网背景下的电子邮件更是成功让讯息越过千山万水,实现秒达。读信之美,在时空的洗涤下消失无形。在此之前,那些古老的信笺之上,想必有着因思念失语淌落的泪痕,也有衣袖无意拂过的拖影,甚至还有涂掉从而掩饰内心的“无解字符”。这些看似不完美的信笺,恰是执笔人当时真实心境的映射。如今,大部分类似打印体的标准字符,让收件人对此少了一丝揣度,弱了一分还原。

  而今,曾经分布于大街小巷的邮筒,斜挎绿包的邮差,上世纪风靡一时的笔友,渐渐淡褪于时代的浪潮里。对于很多人而言,这些温暖的过往,在他们记忆的河床里留下了五彩斑斓的印记。也许,今天的你还能从抽屉里翻出一些书信,“展信好!”“信已收悉,远方问好!”仅仅数句,或许便让你顿生见字如面的悸动并热泪盈眶。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