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郝随穗的诗

来源:绥化晚报 2021-04-23 11:47:46 字体:

  郝随穗,陕西子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29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入选中国作协作家定点深入生活项目。在《人民文学》《诗刊》等国内外多家报刊杂志发表大量作品,作品曾获《人民文学》大赛奖、《诗刊》大赛奖、冰心散文奖、孙犁文学奖、鲁藜诗歌奖、新诗百年最具活力诗人奖等,作品多次入选各种年选和中小学生语文试卷。出版《费尽荒凉》《素面》《硬时光》《乡野之像》等多部作品集。现居陕北某山村。

  今夜读书,每一个汉字如同雪花盛开在书页上

  转身,一处灯火淡出。夜色四顾

  每一个方向都是相同的空旷

  一本书打开茶盏和灯盏的热与光

  不同的方位徐徐而来

  至高的事物为黑夜垫底

  那些沉下去的经年并没有腐朽

  所有的时光在书页中复活

  这些像极了万物的汉字,它们

  离开纸面,穿梭于民间

  懂得人情世故,懂得人心善恶

  今夜,我让每一朵雪花

  盛开在书页上。我懂得如何

  赞美今夜的天气和书中的泛黄

  懂得所有的修辞只适合有雪的冬天

  喜鹊有群山一片

  你的翅膀盘旋成群山的坐标

  你的雷电和子孙住在群山上生息

  它们在一万里之遥的地方奔跑

  它们在翅膀下奔跑

  它们凝视森林的内心

  这些一座连着一座的大山

  是森林的遗骸

  它们,在黑夜问及白昼的去向

  喜鹊在攀升中触及到时光的厚度

  它仰望上苍,至高的空中群山出列

  这一片大山像一片大海

  苍茫间让无法迷途的喜鹊

  重新回到远方

  沉入大海的石头上写着人间的故事

  海水是盐的另一种存在

  它要养活水底的石头

  石头上有各种鱼游来游去

  它们吃着盐长肥

  有一块石头上藏着烟火

  烟火是来自人间的爱恨与聚散

  海水很厚也很硬,挡住

  那些看日出日落的人,那些

  在潮起潮落中打渔的人

  那些,见过大海的人

  陌生

  石头和草木是陌生的

  水和山头是陌生的

  开了的花和谢了的花是陌生的

  飞机的尾巴和火车的铁轨是陌生的

  他们居住的房子是陌生的

  月光下的水塘是陌生的

  他们的方言和鱼虾是陌生的

  他们是陌生的

  我看见自己是陌生的

  我的村庄和磨刀石是陌生的

  农历四月八的庙会是陌生的

  父母坟头吹弯荒草的风是陌生的

  时间这么薄

  能不能挡住眼前的陌生?

  路这么长这么多

  让它去熟悉这些陌生

  天空上

  我想在天空上种一片麦子

  我让一些光阴挂在麦芒的微光里

  让每一粒麦子收尽古代的白云

  让这白云铺垫成天空的底色

  我让这天空的蓝和麦子的金黄

  一起跟白云放牧

  我想在天空上邀请一些故人叙旧

  你看,吉祥的蓝和白和金黄

  已经命令我们开始喝酒

  如果有酒,你们都可以喝醉

  我不能,我要看护这片天空

  我用黑夜膜拜高空

  半夜三更,天空附身

  眼前的黑夜是透明的浮尘

  看得见的高处

  神明端坐的莲花座

  开满黑夜,一万颗星星

  发出预言之光

  夜空下,我用黑夜

  盛满无限光泽

  同时我用黑夜仰望高空

  当我心念闭合时

  我已成黑夜的浮尘

  众神在上

  星星点灯

  每一粒黑夜的浮尘

  都在归去的路上

  枯萎

  这些干枯失去水色已久

  那些呼吸中的易燃品,隐藏

  于空气之中。空气是一个箱子

  所有的窒息在此试图获得救赎

  没有人承认你的芬芳来自花朵

  眼前的隆冬陈列着一个接一个的凋敝

  那些盛开正在以祭奠的方式

  触及严寒的温度,而温暖的中央

  燃烧着一次次寓言的枯萎

  这,只是来自一场虚构的寓言

  整个静下来的冬季抬起头

  一万座大山素面相望

  这个错过盛开的隆冬正在

  忘却来自天空的芬芳

  生命里种下死亡的石头

  这些阳光只能照到另一面的阴影

  这些只适合生长在土壤里的石头

  这些被草木枯荣过的土壤里

  种下这么多石头的棱角和打磨

  那一块有一块站起来再倒下的石头

  这些年年在更替新旧的石头上

  写着风雪写着日月和人的名字

  写着人间烟火事,写下

  生与死的年月日

  手心的远方

  触及失效之时

  掌纹上有一个远方被束缚

  蜘蛛结网的事情终于深入掌心

  掌心的远方被一一分割

  有一些远方逃出手心

  零散的脚步如同沉下去的尘埃

  我知道那是我的一部分

  轻轻触摸,就能摸到那些熟悉的名字

  致天空

  向所有的星星仰望

  当然还有太阳和月亮

  还有漫天的飞雪和大风

  向所有的鸟儿仰望

  它们的翅膀上一定落满星辉

  或者银辉和更多的光芒

  我是最下面的那个人

  距离天空十万八千里的大地上

  我只占了不到一尺的地方

  如此渺小的我无法拥有

  大地上的楼房和汽车

  但是如果我一旦抬头

  天空就会给我很多星星

  和太阳与月亮

  以及大雪和大风

  包括那些飞来飞去的光芒

  黑夜,持平

  光芒也累,它需要平躺下

  睡上八个小时。该累的都会累

  草木回去,山河也回去

  石头上生长的所有呼吸也会累

  它们回到原来的时候

  在八小时内解除陌生和警觉

  它们融为一体,一起平躺

  只要光芒累了,一切都会累倒

  看见的和看不见的都在睡觉

  一旦入眠,光芒中的高与低

  白与黑,冷与热,它们相互抵消

  各自的属性。它们

  都是光芒之外的劳累者

  时间炎症

  每一个局部

  都掩盖着疼的秘密

  有的疼找到出口,有的

  藏到秘密的深处

  时间很大,所有的

  局部一再获得重生和沉默

  时间永不停息

  时间,就是空气和粮食

  时间更是一个人

  而我们是时间的炎症

  伤口好了,结痂就掉了

  风是黑夜的领路者

  风提着马灯,带它

  走到黎明的跟前

  所有的路口就找到了方向

  我也许会迷失在明天,但我

  不需要一场大雪倾诉孤独

  如果风在,我就要在你的名字里

  点亮灯火万千

  回到路口的远望之中

  请给我的灵魂命名吧

  如同那盏马灯上闪烁的火苗

  被命名为奔跑的黎明

  这些无所依靠的影子,可以

  离开黑夜,重新回到光芒之中

  喂鸟

  你用饥饿装饰的鸟鸣

  让最初的阳光远离食物

  流水从草尖和枝头分辨自己

  最终以光影的方式凋谢

  我起身,在适宜的光中找来柴火

  用一米光点燃,热一热清凉的空气

  热一热河水和山谷

  我用双手接住空腹的鸟鸣

  请今早上所有讨食的鸟

  来到我的院落

  我给它们喂一条河流的走向

  喂一片树叶的绿,喂一把柴火的

  火焰

  我继续喂,喂它们光的锋芒

  喂它们山脉的高度

  喂它们院落里徘徊的脚印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