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夏杰的诗

来源:绥化晚报 2021-04-23 11:47:46 字体:

  夏杰,江苏昆山人,诗歌见《诗刊》等刊物,获奖、入选若干,出版诗集三部。

  白纸

  没有字的时候

  它是一个女巫,躺在自己的身体里

  它敏感、多疑

  对于黑夜,它的权杖

  保持着高度的警惕,甚至会

  挪用时间,把一片森林

  吃进肚子里,哦

  它满足地继续睡,都忘记了

  自己还有魔法未及使用

  一截朽木

  草地上横着一截朽木

  它显得突兀,又不碍事

  “它在这里午睡”

  我瞬间的念头让我吓了一跳

  天籁

  傍晚散步

  路过一处建筑工人休息地

  他们刚停好自行车,刚放好空空的

  塑料大茶杯,写明工种的蓝马甲

  正在被脱去,用于

  掸灰,他们把灰尘都还给了大地

  灰尘也把笑脸,还给了他们

  他们现在

  有了属于自己的热

  打开自来水龙头

  把头交给它,感谢它

  让傍晚有了声音

  给你的书

  给你的书你都在看吧

  一页,一页地看

  你不要管油墨没有了香味

  更不要想纸是用什么做的

  你要知道

  书是用来看的就好

  给你书,你也不用感激我

  让书来感激我

  它换了个主人,像土地被施了肥

  也长出了新的虫蛹

  一个隐暗的世界就在身边发生

  这是一件多么平常的事

  像我给书的时候,你说谢谢

  消失

  昨天下午我正在看书

  突然一艘大船停在眼前

  我惊诧地去看船了

  它太大,我看不到全部

  只看见有舱门一扇扇打开

  我没看见有人出来,只看见

  黑点在流动

  我没看见湿漉漉的面孔

  只看见舱门内

  很亮,像整片即将收获的麦田

  看到这里,我开始想

  大船是怎么开过来的,用什么燃料

  能开这么快,以至于

  我手里的书像在风中“哗啦啦”地

  经过整片麦田

  这是谜,至今未解

  今天晚上

  原来这块石头还在

  我以为早已去

  某座山或某条

  公园的小路

  今天晚上

  它突然出现

  先砸中脑血管

  后砸中舌头与眼睛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

  还远隔千里

  砸中了正在吃晚饭的非哥

  还是他

  把石头出现的消息

  告知我

  今天晚上

  还会有明天晚上

  我不喜欢的每一天晚上

  会赤脚走到公园

  找这块石头

  饥饿

  当我们没有一粒粮食

  肚皮会拼命往后背躲

  这还不算,我们会在肚皮的惊颤中

  失语、失信

  一切都在消失。家是不能待了

  空寂的街道上

  摆着空寂的城市,空寂的地球

  “现在来一只蝗虫,哪怕

  蚂蚁吧”

  有人向天低语,有人跪地乞求

  但为什么

  是蝗虫与蚂蚁

  后来明白了

  它们,也是群居

  一个人与一朵云

  ——给儿子

  天上云那么多

  一个人摘了一朵,用鱼线栓在身上

  云不反抗也不顺从

  按照天上的习惯继续生活

  有时他坐在河边发呆

  云就拿出自己的颜色玩

  玩累了,就打个盹

  如果醒来后他还在发呆

  云会发暗号,招呼其他的云快些走

  也许,黑夜的来临

  他才会想到目不所及之处

  有时他,会像孩子一样拉着云奔跑

  云就故意往后面一些

  让他的拖拽,有了起竿的激动

  如果他不小心摔了一跤

  云会擦一下天空

  把太阳露出来,然后

  云也成蓝色,拍一拍他

  身上沾染的草屑

  飞过窗口的飞机

  它飞过窗口用时:六秒

  我一扇窗户的宽度:七十厘米

  这并不是距离的全部,我只是认出了

  这个移动的黑点是一架飞机

  而不是鸟、树叶

  这也不是全部,就如我坐在

  同样的舷窗边看白云、山河时

  我在想另外的问题

  但这些都不重要,我是担心

  那些悬着的心

  会不会跟我一样担心

  飞机飞得这么慢,什么时候才能

  落地,各奔东西

  在河边

  ——给麦豆

  应该有一条船,但船

  还没有来

  先来的是波浪

  是波浪卷起的浪花和细细的水纹

  船还在波浪的后面

  还在河流的后面

  应该有一个摇船的人

  但那个人也还没有来

  那个人还在制造波浪

  波浪已经更大了

  再大一些

  他就会到来

  先来的是细细的桨声

  然后是密密的水纹

  然后是乌黑的头顶

  然后是起伏的浪花

  然后是一张被浪花打湿的脸

  一只黄桃烂了

  同事办公桌上的一只黄桃烂了

  其实上星期

  它已经有了不祥的征兆

  一群醒目的黑点不规则地

  围过来,也不是没有想过

  星期一的后果

  它按照顺序开始烂

  先一点皮,再一点果肉

  先一点,再一块,整个

  它按部就班地

  在做春风吹又生的事

  全然不顾,在垃圾桶结果

  还有那群隐形的

  霉菌,慢慢

  把自己埋了

  果核,还是好果核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