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猛犸象诗刊

张晓雪诗歌

来源:绥化晚报 2021-05-14 10:43:17 字体:

  张晓雪,笔名晓雪,诗人,职业编辑。中国作协会员。著有诗集《醒来》《落羽》《画布上的玉米地》,评论集《编辑与发现》。发表诗歌、文学评论数百首(篇),获奖数次。

  飞翔

  飞翔。被逼迫被诱惑的飞翔。

  避开了万物的致意和敌意,

  越过了人间的赏赐。

  飞翔。掠过街道、积雪的屋顶。

  与一个歉意、一匹白马的安静

  擦肩而过。

  翅膀扇动时,专注于让心放下心事,

  不知筹谋,不问道路。

  一瞬间连成一排,挂在天上。

  一瞬间又把大片虚空抛在身后。

  栖息

  芦苇摇晃。河滩上的咕嘎声

  多么缭乱。天鹅合群,

  一双翅膀拍打另一双,

  接近于白莲,前赴后继地

  盛开。接近于银色的速度,

  不可收拾的窒息。

  天鹅漫步,倒影委婉。

  一副好脾气顺着风的意思,

  在一页废纸上画下了几处伤感、

  足够的自尊和被时光平息了的

  小事情。

  日光往复时,单纯的白熄灭

  多么困难。天鹅一跃,两跃,

  或干脆一头扎进水里。

  那一再溅起的浪花,

  即兴速记了一首赞美诗——

  宽恕了几段不能忘记的仇恨。

  恋情

  天鹅。

  脖颈缠绕的两只,是为了

  允许爱拧出柔软的叙事

  和整段的爱情。

  迎风飞过的两只,

  是自然爱上的。不分贫贱的

  还是富贵的。

  是触碰到情人羽翼下的体温

  掩面而泣的。

  当一个又一个绝尘之爱

  碎纸一样纷纷扬扬,

  天鹅起舞,流水变暗。

  一切不安的日子

  不可能摇动它们的心。

  一对,两对,三对……

  它们遵循相爱的牢固,而不是

  从未有过的契约。

  钟情

  意犹未尽的回响,

  是两只天鹅共同设下的密码。

  它们嘴对嘴示爱,

  意外啄下了对方的翎羽。

  像是为了更好地保存相爱时

  那丧失了边界的触碰,

  那为数不多的表白。

  一场恋情,毁灭般地涌来。

  又拯救般地留住。

  那忠诚对忠诚的态度是:

  至死只叹一个好。

  是一份清白立起来,抱紧了

  另一份清白,咕咕咕咕地问一声:

  冷不冷?

  黑天鹅

  它与生俱来的底色

  当然不是黑暗诞下的。

  它是旷野里的锈迹,

  一点沉默,变黑的谜团。

  一点神性,埋藏于群鸟丝鹭

  和芦苇的摇曳中。

  它把防备展开又抱成一团。

  那一刻,务必高冷贵重

  披着乌亮的反光。

  务必看清凸凹不平、

  吉凶成败的河滩,

  敢于立在银色的波浪里

  做白日梦。

  它当然不是白天鹅的一面镜子,

  默默对视却一片模糊。

  它绊倒过几只躲避的天鹅。

  因渴望蜕变而使高瘦的身体

  颜色加重。在它看来

  所有的光芒都是微闭的样子。

  群居中,它认命般地领受了自己

  ——一个旁观者,

  一枚流浪的黑影。

  蚂蚁

  它素来不做冒险之事。

  静谧,微息。

  爬青藤,院落冷寂,

  赤脚于奇崛、裂松。

  爬奇石,白云归去,

  八百里楚河汉界被摸到时,

  高处皆矮,输赢全无。

  它素来不做冒险之事,

  比如垒石、伐木、筑长城。

  它进出泥土,与野葡萄、

  石榴、藤梨相安无事,

  不似头顶上那颗流星

  匆匆来去中似一根断线

  或一段语言,消失。

  当它拱出了沙粒,海啸后

  沙海激扬不过是杳然的顿挫,

  那逐渐散去的,像露水

  只漫过了它小小的惊讶。

  当它爬出了砖头瓦砾,

  在大地震中侧身倾斜的那一刻,

  目睹的虚弱和卑怯,

  竟然是山河和石头,而非自己。

  钟声

  钟响,百里寂静。

  旧尘震落,又覆上了新尘。

  钟响时,银杏幽喟,黄叶相继离去,

  后人开始描述前人的季节,

  无言者向背啜泣,保持着震颤的写意

  和吟诵。

  钟声里有草木,有衣袂。

  耕种之手收好了锄具犁耙,

  抖袖持肩,待余音散去后,

  不耽搁收割、翻土、捆燕麦。

  钟声轻,钟声栖上树枝,

  遁入白云或巨石,像歌者认归了缄默。

  钟声昭示沉思,西风是必经之路,

  一阵清幽声像一个人自酿的痛苦,

  只用来拒绝。

  而安详和普度离人心最近,

  被背叛一次,复活一次,

  与钟声保持着一缕一缕的沉入。

  与钟声,在某个黎明的时刻,

  为渺小者表达过贫弱心和不眠夜。

  灼灼棉花

  满眼美景,我不贪心。

  只想摘走一朵棉花。

  由此,我握住了你裸露的

  虚无。以自身的笨拙

  侵占你成倍的轻盈。

  我爱你,不介意先自暗淡。

  你连绵的颓废:无花香、

  无折断、无深处,

  使我无力试探而选择了

  沉入和厮守。

  你过分的沉默:不说,不喊。

  不躲、不挣扎。使孤立的坏脾气

  有了温热的寄托。

  与你有过的摩擦,

  不是我使用过的一床棉被、

  两只绣花鞋和心底埋下的几匹布帛。

  是你情不自禁地泄漏:

  你的梦我闯入了三次。

  我畏寒。爱你时,处心积虑。

  如同臣服,又犹如背叛。

  我爱你白色的颂词和昭灼,

  如同爱你无华无味不复蜕变的

  那种缺陷。

  青梅酒

  青梅结香,是被太阳和孤星

  吻过的。是“无用学”锻造的匠心

  提炼了她的苦思。

  她的远端是果实里的江河,

  内心暗涌。是人间不安的至味,

  被诚恳的封条守押。

  她的近处是一人举起的酒杯,

  夜下独饮,讲述最好的活法、

  变动的念头。一万个孤独

  用来理解低矮的心灵。

  她细密的涟漪是自酿的絮语,

  只献给少数人。渴望倾情一瞬——

  一起燃烧。醉成碎花瓣,

  醉成一个不懂艰难的人。


编辑:王晨昊

绥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