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要闻 本地要闻 精彩点击 专题新闻 绥化概况 领导机构 猛犸象诗刊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经济新闻 综合新闻 视频新闻 理论学习 黑土副刊 日报头条号 小记者风采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绥化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绥化新闻网  >  黑土副刊

奇人张五

来源:绥化日报 2021-07-20 14:58:23 字体:

高宇启

  张五病了。

  人生在世,食五谷杂粮,生老病死本也在所难免。可张五在医院做了全面检查,除了血压有点高,其余一切正常。医生说,他现在这种情况或许是受了惊吓所致。

  医生的话好像有点道理。只要有人跟他说话,张五就会浑身发抖、眼神涣散,这与乡间所说的吓掉了魂的情形一模一样。可仔细一琢磨,不对啊!张五是谁啊!方圆几十里出了名的阴阳眼,整天跟鬼神打交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他如此恐惧呢?

  张五是张家屯人,自幼跟着爷爷学了一身本事,看风水、测阴阳宅、周易八卦,真可谓是无所不通无所不晓,这些年揽了不少活,名气渐渐大了起来,不知从何时起,周围的群众都唤张五为阴阳眼,张五很得意。但张五读高中的儿子不以为然,认为“阴阳眼”这三个字忒俗气,加之他读了冯骥才的《俗世奇人》,为书中各色人物的风采所倾倒,越发地认为自己的老子够得上“奇人”。自此后,但凡有人说阴阳眼张五如何,张五的儿子立马就会一本正经地纠正说:应该称奇人张五。

  张五还真有令人称奇的本领。一天,张五正在家吃午饭,慌慌张张地闯进来一个人,纳头便拜。张五连忙扶起来人,问明原由。来者名范远,乃范老家人氏,称家中老母被恶鬼缠身性命攸关,特意来请张五去驱邪。

  张五来到了范远的家中,远远近近高高下下地勘察了一番,然后神情凝重地对范远说,鄙人刚刚开了天眼,看见你家确实藏着一个厉鬼,此鬼是道光年间的冤魂,凶顽异常,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拿他不住,可他碰到了我,嘿嘿,今天我就耗尽我20年的功力与他一拼。范远,给我一碗清水。

  范远捧着一碗水恭恭敬敬地献给了张五。只见张五左手托着水碗口中念念有词,右手在碗里的清水中不停的搅动。突然,张五大喝一声:呔!随后对着水碗猛地吹了一口气,刹那间,水碗里竟燃起了烈焰,待火焰灭掉,张五笑着对范远说,看到了吧,那厉鬼已经被我用三昧真火烧成了灰烬,你母亲的病很快就好了。范远慌忙奉上500元的酬劳并且千恩万谢。范远的母亲之后身体渐渐地硬朗了起来。谁都不能肯定这是张五的功劳,但张五的名声因此越来越响亮。

  不久,张五又上演了一出“异”事。

  张家屯偏西北的方位上有一片空地,村里的老人说自古以来那就是一处乱坟岗。村里的人都知道那个地方葬着一个叫文秀的女知青,在文革时因不堪受辱,最后悬梁自尽。老人们都说,年纪轻轻横死的人,怨气重碰不得。一天,村里来了一个体面的老人,说是文秀的父亲,要把文秀的遗骸迁走。村里人都牢记着先人的教诲,即使面对着5000元的酬劳也无人愿意动手。谁知,张五和他的儿子很爽利地揽下了这活。掘开坟墓,亲手把文秀的遗骸拎了起来。

  事后,村里人无不感叹:真是老子英雄儿好汉,张五父子了不得,连鬼神见了也要让路哩!

  可现在,张五病了。大家都感到迷惑:究竟是什么东西能把张五骇到这步田地。

  终于,张五的儿子忍不住问了他一句:爸,你到底咋了?

  张五前前后后的看了一遍,确认这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盯着天花板,有气无力地说:前天夜里我喝醉了酒,打朱家庄经过,结果朱兴文拦着我,责怪我给他选的墓地不好,说他的房间里积水多老鼠多,他天天睡不好,让我重新再给他选一处。

  朱兴文不是死了两年了吗?张五的儿子问道。

  是啊,所以我才……张五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啊!张五的儿子像踩到响尾蛇似的跳了起来。

  其实,那天晚上,张五遇见的不过是朱兴文的孪生弟弟朱兴河而已。朱兴河看到醉酒的张五就临时起意,想着趁机打趣他一番,谁曾想,张五风云半生,经此一事,居然就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了。


编辑:桑胜东

绥化新闻网©